网易云音乐

少城回归网易云音乐

5月15日,也就是与华纳版权达成战略合作的3天后,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少城时代达成版权合作,双方将在音乐版权、艺人推广、音乐演出、在线K歌等方面展开合作。

作为内地为数不多的大型唱片公司,少城时代时隔2年后的回归,对网易云音乐加速版权布局来说具有重要意义。而不同于滚石、华纳等老牌唱片公司,少城时代作为“后浪”,与同为“后浪”的网易云音乐牵手,也是观察流媒体背景下新一代唱片公司发展路径的典型案例。

说起少城时代,也许有些人会陌生,但提起王铮亮、梁博、张碧晨、陶晶莹、陈雪凝、王以太、派克特、谢帝这些名字,以及《日落大道》《时间都去哪儿了》《所见之日乃终止之时》等经典歌曲,就会对这家公司的价值和业务有个大概了解。

少城时代娱乐集团成立于2009年,业务集音乐、经纪、影视、发行、制作、版权管理、大型现场演出活动于一体,也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发行平台,除了前面提到的几位歌手,还签约了UNINE夏瀚宇、邓超元、刘美麟等新生代艺人。

作为成立于数字音乐时代的后起之秀,少城时代呈现出与传统唱片公司不同的特质。

在传统音乐产业链中,担任“造星工厂”职责的唱片公司业务大体分为上游、中游、下游三个部分:上游负责歌手的企划包装和音乐内容的创作制作;中游则主要是借助电台、电视节目、榜单等媒介渠道,向市场输送作品,打造爆款;下游是消费环节,以销售实体唱片为主,以及艺人IP衍生价值的开发,包括商演、代言、周边售卖等。

但随着数字音乐时代的来临,创作端、传播端和消费端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唱片公司无法靠实体唱片收入回收成本,而音乐工业力的下沉也使得音乐人的走红、推广从唱片公司转移到音乐平台、直播平台、短视频等新兴媒介上。

对于唱片公司来说,要想继续适应这个时代,必须在发展思路和业务布局上做出改变。一方面,在与艺人合作上,签约模式从传统打包式的唱片约(label deal)转向侧重专业性的服务约(label service deal),唱片公司给到音乐人的自主权越来越高。比如,Taylor Swift从大机器唱片公司转投环球音乐后,签订的就是服务型合约,合同约定,包含Taylor Swift以后将要发布的五张专辑以及合同范围内发行的所有音乐在发行五年后版权都将归她本人。

另一方面则是业务上的拓展,唱片公司越来越不局限于唱片,而是以艺人和内容优势向泛娱乐领域布局。以少城时代为例,其业务范畴从最初的音乐制作、艺人经纪到如今覆盖影视音乐OST、大型演出、影视IP开发及制作、偶像经济、潮流文化等多个领域,目前旗下拥有影视音乐OST厂牌燃音乐、EDM电音厂牌AFTER DAY 、练习生厂牌猫鱼娱乐 、说唱厂牌第四音乐、街头文化娱乐IP造势(DAHOOD)和国际现场娱乐IP嘻哈公社等众多厂牌及IP。

换句话说,与前浪唱片公司相比,后浪唱片公司更加不拘一格,也更为多元。音乐仍然是它们发力产业的核心,但更强调与泛娱乐领域的跨界连接,在流媒体浪潮中找到了新的业务支点,并持续进化。

之前我曾经提过,从传统唱片业过渡到互联网音乐时代,我们经历的不只是音乐消费革命,更是一场音乐传播革命。在内容大爆炸的时代,面对数以千万的曲库资源和庞大的艺人名单,人们缺的早已不是好音乐,而是如何更快速地找到优质的音乐和音乐人。而在内容找人的时代,推歌推人对唱片公司来说始终是待解的难点。

当下受众接触音乐的渠道,大致可以分为音乐平台、音乐综艺、影视剧、短视频、直播等几个类别。其中,音乐平台具备用户广、常态化、可持续等优势,无论新歌还是老歌,只要作品具备打动人心的点,通过音乐平台发布,都具备出圈的可能性。而唱片公司与音乐平台的深度合作,无疑就有着这方面的考虑。

回到这次合作。我们看到,少城时代在11年的发展中本身积累了一批优质的存量版权,同时签约了一批像梁博、张碧晨、陈雪凝、UNINE夏瀚宇、邓超元、刘美麟、王以太、派克特、谢帝这样的年轻一二线歌手,其旗下厂牌也在持续孵化新人,这些不同风格的增量版权如何产生更大的价值,可能是少城时代的长期痛点和合作标准。

据Questmoblie《Z世代洞察报告》和Mob研究院《Z世代大学生图鉴》发布的数据显示,网易云音乐以最高活跃用户占比和高TGI成为95后年轻人最受欢迎的音乐APP。在网易云音乐2019年的新增用户中,有85%都是95后年轻人群,而Z世代人群作为平台听歌的活跃主力,他们对不同音乐流派具备更高的接受度,这对于布局流行、偶像、说唱、电音、影视OST等多个领域的少城时代来说,在用户结构和属性上来说都十分契合。

同时,网易云音乐在专业版权运营、个性化推荐基础上形成的分发优势,歌单、乐评、Mlog、动态等构筑的社区特色,以及音视频、图文、直播等建立的音乐宣发生态,也使得不同风格的音乐更容易找到对的人,有效推动歌曲的传播出圈。

少城时代高级副总裁Terry就在合作中表示,随着大众审美不断提升,音乐市场多样化和细分领域专业化趋势愈发明显,流行音乐的定制服务和唱片、歌单收听习惯层层迭代,音乐作品更需要网易云音乐这样专业细致的分发平台来进行全方位的宣发推荐。同时,发行后的大数据反馈可以更加垂直地指导我们创作出更多符合市场及大众喜爱的音乐作品。

我们也看到,同为后浪的网易云音乐凭借用户、产品、技术和数据的优势,深受海内外版权方的青睐,今年来陆续与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达成合作,并拿下《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嗨唱转起来》《声临其境(第三季)》《中国新说唱》等头部综艺音乐版权,让乐迷、音乐创作者和版权方都能在平台发挥最大价值。

换句话说,内容方与平台方其实并不是竞争关系,而像是水和鱼的共生共荣,谁也离不开谁。在时代的浪潮里,后浪唱片公司要想乘风破浪,借势平台之力去实现内容和艺人增值,无疑是笔1+1>2的双赢买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